精彩不斷 阿根廷魅力綻放
遠在地球的另一端,南美洲上有這樣的一個國度:首都充滿歐陸建築,翩翩起舞的男女使城市洋溢浪漫情懷;綠茵場上劍拔弩張,狂熱球迷令賽事氣氛無比高漲;國家公園景色純淨無瑕,廣大的冰川讓人心馳神往。如欲體驗如此複雜而富魅力的地方,請你鎖定下個旅遊目的地為阿根廷。
莫雷諾冰川 暖化下逆生長
說起冰川旅行,很多人首先會想到新西蘭、阿拉斯加或北歐,但其實在阿根廷同樣可以看到冰川,而且規模更是世上首屈一指。大冰川國家公園位於阿根廷南部的巴塔哥尼亞地區,這裡是僅次於南極和格陵蘭的全球第三大冰川區,內有大小冰川超過200條,其中最受遊客青睞的便是世界自然遺產佩里托莫雷諾冰川。 莫雷諾冰川得名於19世紀研究此地區的探險家Francisco Moreno,冰川高達60米,總面積更接近250平方公里,公園內有多條健行步道,遊人可從不同角度欣賞冰川,同樣是一望無際的冰藍,卻展現不一樣的美態。在全球暖化的威脅下,莫雷諾冰川是世上少有仍然增長的冰川,每天向岸邊推前約30厘米,但這並不代表冰川幸免於氣候暖化,現時每數十分鐘就有機會看到的冰川崩落景觀,以往是幾年才會發生一次。莫雷諾冰川除了可以觀賞,還可以品嚐,如果你有膽量,不妨可在冰川撿起一些細碎冰塊,放入飲料中享用天然的沁涼口感。
國家級打吡 足球場如戰場
足球世界中,同市球會關係多是敵對,因而做就了氣氛熾熱的打吡戰,而布宜諾斯艾利斯的打吡,小保加對河床更堪稱戰爭。兩家的仇恨可以追溯到20世紀初,小保加由工人階層組成,河床則是富豪球會,因此對賽象徵了社會上的階級之爭。百多年後的今天,階級鬥爭已變成純粹的討厭,球迷間互相辱罵已成家常便飯,打吡戰更多次釀成暴力衝突,乍聽下確實有點駭人,但卻曾獲英國傳媒評選為「死前必看的50項運動賽事」的第一位。

當然世上沒有永遠的敵人,有一個人可令兩隊球迷暫時放下仇恨,他就是傳奇的球星馬勒當拿。1986年,狀態大勇的馬勒當拿帶領阿根廷高舉世界杯,雖然那並非阿根廷首次奪標,但對其時剛打敗福克蘭戰爭的阿根廷卻別有意義,他們不僅在足球場上一吐烏氣,更以「上帝之手」氣走死敵英格蘭,馬勒當拿自此成為阿根廷球迷的共同英雄,而由於他在球員時代曾效力小保加,在保加區一帶更是掛滿了他的肖像。
阿根廷探戈 率性隨性之舞
在探戈舞的發源地布宜諾斯艾利斯,街道上不難看到共舞探戈的男女,使這歐洲風格的城市更添上一分文藝氣息,比較在舞台上表演的探戈舞,布城裡的人跳得更隨性,而這正是探戈的本來面貌。十九初世紀歐洲飽受戰火蹂躪,大批年青人為了逃避戰亂遠赴南美,新移民努力地仿照巴黎建設布宜諾斯艾利斯,但同時他們從事收入微薄的工作,平日消遣只有到貧民窟的酒吧喝酒跳舞,不知不覺間發展出最初的探戈舞。 阿根廷探戈舞最大的特色是即興,不但很少規範的舞步,在音樂停頓間男女雙方還會即興做出一個 Tango Pose,這個動作同樣沒有規限,於是男士動作常會展現出藍領階層的影子,至於歌女、舞女等就會做出火辣的Tango Pose,以求獲取打賞。探戈在街角的酒吧流行起來後旋即風靡全國,繼而傳播到歐美等大城,最初率性大膽的探戈舞並未受到保守的上流社會接納,甚至初評為異端、淫蕩之舞,但這種評擊卻未有令探戈式微,而是融入了歐洲的舞蹈傳統,發展出一種新形式的探戈登上華麗的舞台。時至今日,探戈舞的愛好者經已遍及全球,而作為發源地的布城每年也會舉辦國際比賽,雲集各方好手較勁並推廣探戈文化。

猜您喜歡

阿根廷(布宜諾斯艾利斯)、智利(聖地牙哥、卡薩布蘭卡山谷、華巴拿索)、秘魯(利瑪、帕拉卡斯、納斯卡神秘線條、烏魯班巴、馬丘比丘古城、庫斯科)、巴西(伊瓜蘇大瀑布、里約熱內盧)
了解更多